人民网专访袁隆平:执着粮食安全 希望杂交稻走出国门

2018年09月27日13:50  来源:人民网-强国论坛
 

  采访嘉宾:中国工程院院士、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

  采访地点:湖南省农科院

  采访时间:2018年9月

  主持人

  感谢袁老接受人民网专访!袁老可以说是中国乃至世界扶贫工作的先驱了,您一辈子都在为让更多人吃饱饭而奋斗。从1949年您在西南农学院学习至今,学习和工作在农业领域已经整整69年了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大家都干活,不是我一个人。我是1949年进大学,1949年到现在是69年了。我学农,搞杂交水稻,从1964年开始,有55年历史,我从事杂交水稻研究有半个世纪多一点。学农(有)69年了。

  主持人

  从学农到工作一共是69年。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或者说原动力使您在这个领域一直工作,而且还越干越有精神,坚持到现在呢?

  嘉宾袁隆平

  一是我认为粮食是最重要的,国家也很重视,民以食为天,最重要的就是粮食,特别是我研究杂交稻,就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发现了粮食的重要性,我亲眼见过,路有饿殍,卧室里(有人倒下),在马路旁边、桥底下、田埂上……因此(研究杂交水稻)意义很重大,我研究粮食安全确实是很执着的。

  主持人

  执著是您的信念,也是这种精神激励您的团队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由于粮食的重要性,我们产量提高了,农民很感谢,说让他们吃饱饭了,这对我们是最大的鼓舞和安慰。很多人过去没有饭吃,现在能吃饱饭,就是感谢这个杂交稻。对我来讲也是一种很大的安慰。我做了一点好事,得到人家的称赞,应该说是好事情。这样更加鼓舞了我从事杂交水稻的信心和力量。

  主持人

  我们都知道您过去常说的河下乘凉梦、亩产千斤梦,现在又多了一个海水之稻梦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原来是两个梦,一个是禾下乘凉梦,就是产量不断地提高,现在我们正在向每公顷18吨冲刺,也就是每亩1200公斤(稻谷),这个梦我们正在做,希望它早日实现。今年我们就要去考察,看能不能做到每公顷产18吨。第二个梦就是杂交稻覆盖全球,希望杂交稻走出国门,现在国家都很重视这项世界领先的技术,它能够帮助其他国家解决粮食安全问题。现在再加一个梦,这不是梦,是事实——海水稻研究成功。实际上海水稻是耐盐碱的水稻,去年有进展。我们用了180个品种筛选,在海水浓度是0.6的条件下,现在有4个品种能正常生产,其中有一个品种亩产量达到了620公斤,非常好。今年我们扩大了示范(面积),在青岛,他们说,(海水稻)长的去年比还好一点,我希望(亩产)能够超过600公斤。总书记也很关心海水稻的问题,4月在三亚问我海水稻的情况,我说去年取得一些进展,今年扩大了示范,主要基地是在青岛,如果表现得好,请总书记去视察。他答应了,这对我们是巨大的鼓舞和压力。我现在压力更大,天天在问海水稻好不好,(那边)说长得比去年好。去年是620公斤,他们说估计今年有可能上700公斤。

  主持人

  这样的话,未来中国水稻的经济增长点和创新点主要在哪呢?

  嘉宾袁隆平

  原来我们国家人口众多,人均耕地面积少,国家划了一个红线是18亿亩,不能突破。那如何保持粮食安全?(只有)通过科技进步,努力提高单位面积产量。如果海水稻研究成功了,就有两条途径保持粮食安全。一是提高单位面积产量,再一个是扩大耕地面积。我们国家有十几亿亩盐碱地,基本上是不毛之地,其中有2亿亩可以种上水稻,盐碱水稻。那就扩大了两亿亩耕地,哪怕扩大一亿亩也不得了了。现在研究海水稻,就是为了扩大耕地面积,可以保证18亿亩红线不被突破。

  主持人

  现在总体来说产量中国在全世界还是第一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我们杂交稻产量是遥遥领先于世界水平的。我们的杂交稻全国种植面积有2亿4千多万亩,就是1700万公顷,平均的单产每公顷在8吨以上,也就是说,亩产值550公斤以上,国际上水稻产量平均每公顷是3.9吨,我们是8吨。我们高产遥遥领先于全世界。我们云南个旧,连续三年每公顷产量在16吨,我跟马达加斯加总统讲了之后,他觉得是天文数字,认为了不起。马达加斯加总统去年接见我的时候,水稻每公顷产量是17吨,今年是18吨,遥遥领先。

  在超级稻方面,最先提出的是日本,日本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要研究超级稻,它的指标是到公元2000年,产量达到每公顷12吨,也就是每亩800公斤,到现在还没有实现。我们老早把它甩在后面了,我们不是12吨的问题,我们是15吨,现在16吨、17吨都达到了,今年向18吨冲刺。

  主持人

  您觉得目前的亩产量能够领跑世界多少年?

  嘉宾袁隆平

  不断地提高产量是永恒的主题,从理论上来讲,水稻的产量,根据光能利用率,就是光合作用的利用,亩产可以达到1500多公斤,就是说每亩产量可以在22吨以上,我们现在离这个理论产量还有距离。

  主持人

  要实现真正的科技强国,离不开人才。您的团队人才建设情况怎么样?

  嘉宾袁隆平

  我培养了研究生、博士生大概20几个,现在关门了,没有精力去培养了。(学生)良莠不齐,有的表现好,有的表现一般。我们导师只是引导他,究竟能不能成才,(要)真正成为学术带头人,在科研上有什么建树的话,还是要靠他自己奋斗,我只是引路人。

  主持人

  我们国家的玉米、大豆、石油进口量也非常的多,主要是在人工成本上比较高。那么,您觉得在未来怎么在产量和降低人工成本这两方面齐下手,真正实现农业领域的科技强国呢?

  嘉宾袁隆平

  这是经济上的问题。目前来讲,水稻是最重要的粮食,但是要赚钱是(不容易),很多(水稻)生产队说是“高产的穷队”,稻谷产量高了,价格不高了,一亩地产一千公斤,这不得了的,过去亩产1400公斤是劳模的产量,每公斤是2块多钱,一亩地也就二千多块钱,产量很高,经济效益不高。湖南也是一个穷省,财政穷省,为什么?稻谷产量第一,多了之后经济效益不高,但这又是最重要的东西,没有饭吃(是关系)国计民生的问题。粮食价格不能提,它是各价之基,粮食价一提,其他(东西)就会通货膨胀。(例如)海地这个国家粮食提价,政府垮了台。但粮食(价格)又不能低,低了又伤农,高了,又会通货膨胀,这是麻烦的事。我的建议是政府来补贴。政府用比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,平价供应市场。我们国家现在有这样的财力。提高粮食收购价格,政府来收购,再用平价供应市场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主持人

  您对青年科研人员有什么更多的寄语?您的求学经历是非常丰富的,小学读了三所,中学读了三所,高中读了三所。您在求学过程中有没有自己印象特别深的老师?

  嘉宾袁隆平

  学得不好,我的数学最不好,到现在来讲,我的数学是打零分,为什么?那时候学数学负负得正,我搞不懂,为什么负乘负得正呢?老师说要死记。不讲道理,死记怎么行呢?我对数学不感兴趣。还有几何,一角不能三等分,我也不能理解,90度等于(3个)30度,怎么不能三等分呢?不能正等分,我也不能理解。从此,我对数学就不感兴趣。有一次得首届最高科技奖的吴文俊,我和他得了首届最高科技奖,江泽民主席颁发的,坐在一起时我就问他,我说数学是科学之母,一切科学技术发展、公式化(都靠数学),他就说农业是数学之父呀。最开始是计产量,计面积,才有数学。

  主持人

  您在高中时还获得过自由泳的省第二名。还报考过空军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对,武汉市第一名,汉口第一名。那时候西南农学院有800多名学生,那时候抗美援朝,要考空军驾驶员。800多名学生报名,大学生不参加文化考试的,只是体检,36个项目,眼耳喉鼻、体重、身高什么都有,(其他人)都淘汰了,只(留下)8个人,我是其中一个。36个项目,一个项目不行就淘汰了。很多人就傻眼,被淘汰掉了。

  主持人

  为什么选择学农呢?

  嘉宾袁隆平

  我小学在一年级的时候,在武汉汉口郊游,老师带着我到一个企业家的园艺场,是一个庄园,很漂亮,地上有很多花,桃子红红的吊在树上,葡萄是一串串的,我觉得这个好,这是田园游。从小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印象要学农。正好那个时候有一个卓别林的电影《摩登世界》,有牛奶、葡萄,使我的印象很深。这个印象深深印记在我脑海里面。(其实)真正到农村去的话,(接触到的都是)贫穷、落后。

  主持人

  袁老今年快90岁了,马上就要荣升90后了。但还是闲不住,您现在每天工作多长时间?

  嘉宾袁隆平

  对,89了,马上就进90了。我现在身体不好,我原来身体好得很。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得了气喘病。我游泳是汉口市第一名,湖北省第二名,肺活量很大,我们有一个游泳池,每次比赛我都第一名,男女老少没有一个赢得了我。而且我是高明的老师,五分钟教会一个(学生),把旱鸭子都教会了。

  我是自由上班,没有计算时间,没有坐班制,计算不出来的。

  主持人

  农业研究更多需要田间地头的实践,是这样吗?

  嘉宾袁隆平

  我带研究生,第一条,要下田,你不下田我就不带你。书本知识很重要,电脑的技术也很重要,但是书本上长不出水稻来,你要在田里栽水稻。我培养的博士生,(必须)要他实践、下田,不下田我就不培养。

  主持人

  您自称80后?

  嘉宾袁隆平

  80后是哪一个起的呢?我八十岁的时候是周强当省委书记,他说您以后是80后了,周强那时候是湖南省委书记。现在虽然有气喘病,但是和同龄来讲我还算是好的。

  主持人

  您的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怎么样,可以说是后继有人吗?

  嘉宾袁隆平

  我的研究生最大的是五十七八岁了,最年轻的三十五六岁,最大的将近六十岁了,我培养了大概二十几个博士生,从前年就关门了。还有两个博士研究生,12年了还没有过关,这叫资深博士生,不是资深博士,12年还没有(通过)。

  主持人

  沙里种稻、海里种稻,很多别人不敢想的您都做了。

  嘉宾袁隆平

  是滩涂,不是海里种稻,沿海种稻,海水倒灌,遇到台风,一般的水稻在那里就淹死掉了。滩涂是这样的情况,(海水)倒灌之后又会退的,海水稻不会死。我们国家的滩涂大概有五六千万亩,海水冲上来了,它不会永远在那里,会退回去的,一般海水稻不会死亡,我们的海水稻就没有问题,海水七八天退回去没有问题。

  主持人

  您怎么定义天才的?

  嘉宾袁隆平

  郭沫若讲的最好,勤奋加自明,就是天才。

(责编:张桂贵、蒋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