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花是冬天的祝福

徐广慧

2019年02月23日09:41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海外版
 

  《乡村雪景》程贵峰绘 图片来自网络

  纷纷扬扬的雪花,让冬天像个冬天了。

  我踏上故乡土地时,就踏进了冬天这幅巨大的水墨画里。

  雪花捉迷藏般,伸手想要抓住它时,却不知了去向,就连地上的雪花,一听到我的脚步声也藏匿了起来。

  明德小学,是画里的风景,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。小学是台湾商人王永庆创办的,漂亮的二层小楼,连着一个大操场,被炊烟袅袅的村庄环绕着,被搭着鸟窝的树木簇拥着。从地图上看,这个小学校也许找不到,但走近了就会发现,它如那冬日里的玉兰一样,干枯的枝干上生长着星星点点的花苞,生机勃勃。

  我去见校长,说最近正在写一部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的小说,想进课堂跟孩子们交流一下。听说我是作家,还当过语文老师,校长欣然同意了。

  这些孩子是四年级的,见到他们时,那是一张张怎样天真活泼的脸啊,那是一双双怎样求知若渴的眼睛啊,那是怎样整齐划一、震撼心灵的一声由50个10岁少年齐声唤出的“老师好”啊!我知道,在看到他们的一刹那,我突然有了穿越之感。

  我穿越到了30年前。那时也是冬天,我也10岁。母亲披着一身雪花从外面回来,她说,咱村的小荣被小汽车接走了。我问,小荣是谁?母亲说,就是村东某某某家的孩子啊。我的眼前立马浮出一幅画面,一辆小汽车驶进一个胡同,拉走了一个20多岁的女孩。紧接着,母亲又说,她是因为写作好被小汽车接走的。你以后能当个作家吗?后来,我也果真如母亲所愿,被文学的小汽车接走,成了一名作家。

  那些孩子,分明就是当年的我啊,懵懵懂懂,生活在一片小天地里,憧憬着外面的世界,又不知梦在何方。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个文学改变命运的故事告诉孩子们,希望他们能够明白,只要在心里埋下一颗理想的种子,总有一天,它会生根发芽,长成一棵参天大树。如果想要它开出花,它也真的会开出花来。

  我忘记了采风的初衷,除了在他们的心里种下理想的种子,还想利用这个宝贵的时间把我写作的一些经验教给他们。于是,我说,写作其实很简单,会说话的人都会写作,写作的秘诀其实就一句话——围绕中心,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出来。

  孩子们听得入了神,个个摩拳擦掌,想要试一试。于是,我给他们出了个作文题目叫“我想对您说”。

  在作文里,有的孩子写到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,有的写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。

  “老姥爷,您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,您不在了,我一定要勇敢起来。5岁的时候,我下巴磕了一下,流了很多血,我没有哭。老姥爷,我希望下辈子您还做我的老姥爷。”

  “爸爸,您腿断了后,仍然每天去伐木。您的身上起满了小红痘痘。我让您去医院,您不去。就在昨天,我自己去了村里的小诊所,医生说得的应该是皮肤病,我拿了药,每天都在您睡着时给您涂药,生怕您知道。”

  “在班里,我的父母可以算是全班同学父母中最年老的。我组的双双同学每次都问我,你的爸爸妈妈多大了,为什么这么老啊。我每次都没有办法回答,因为我每次回答都引起他们的嘲笑。那天,我哭了很久,把被子都哭湿了,直到凌晨3点才微微睡了一会儿。”

  看着孩子们的方块字,再看看孩子们一张张纯洁的脸,我仿佛看到了漫天的雪花,飏飏洒洒。

  我站起身,走下讲台,大声说:“来吧,孩子们!排好队,老师要给你们每人一个拥抱。”

  孩子们争先恐后,迅速排好了队。我张开双臂,拥抱了每一个孩子,并且在每一个孩子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祝福的话。

  “你是最棒的!”“我喜欢你!”“加油宝贝!”“明天会更好!”……全班同学,每人的祝福语各不相同。有些孩子拥抱完又跑回到队伍后头,再次排起了队,于是,那些再次排队的孩子得到了两个拥抱和两个祝福。

  有个女孩说,老师,我们可以再拥抱一次吗?我说当然可以。于是,这个勇于为自己争取的孩子得到了三次拥抱和三个祝福。

  拥抱完,我大声说:“孩子们,现在,我还欠谁一个拥抱?”

  同学们把一个趴在座位上的羞涩的小男孩前呼后拥地推到我跟前,说:“老师,他,他,他。”

  于是,我把最后一个拥抱和最后一个祝福,给了这个在争取快乐时慢了半拍的小男孩。

  雪花是冬天的祝福,梦想是生命的书签。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都应该像珍爱雪花一样,珍爱自己的梦想。我又想起了创建这所学校的台湾商人王永庆,听说他在大陆援建了上万所小学。嗯,如果有可能,把梦想编织成雪花,洒向全世界,真的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。

  我离开故乡时,天空再次飘起了雪花。那雪花,优哉游哉,飘扬在故乡的天空,飘落在故乡的土地上。

(责编:张桂贵、袁勃)
中国农民丰收节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