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天长市稼农家庭农场  科技种田下足“绣花功”

石亚楠

2019年11月25日08:51  来源:农民日报
 

  天长市稼农农场农场主陈宏平在农场劳作。资料图

  开栏的话

  为促进家庭农场高质量发展,今年农业农村部在全国范围内征集了26个家庭农场典型案例,分别来自东中西部各个省份,涵盖了种养加多个产业,既有个性特点,又有共性经验,具有贴近小农户的特点,符合规模适度、生产集约、管理先进、效益明显的要求。从今天起,本版开设家庭农场典型案例专栏,介绍这些家庭农场的经验做法,供有关单位、家庭农场经营者在实践中参考借鉴。

  安徽省天长市稼农家庭农场主陈宏平是种田的“老把式”。2011年春,陈宏平在高巷村流转100多亩土地种植小麦、水稻。凭着扎实的农技功底和精细化管理,当年小麦、水稻年亩均单产达到2200斤,亩均收入达到700多元。2012年,尝到规模化种田甜头的陈宏平,在高巷村又流转150多亩土地,并到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了天长市稼农家庭农场。

  几年来,稼农家庭农场通过规范化、精细化管理,走绿色农业发展模式,实现了产量和效益双提升,创造了丘陵高岗地区创高产的奇迹,带动天长市20多个家庭农场和周边100多户小农户增产增收。

  广辟途径 做细“节本增效”文章

  提升种粮收益,一在规模经营,二在节本增效。陈宏平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。流转土地之初,他就配齐了旋耕机、开沟机、插秧机、收割机、机动喷雾器等农机具,还适当对外提供农机服务增加收入。“以种水稻为例,如果租用别人的机械耕耙、插秧、收割、烘干,一套流程下来一亩地至少要花费210元,而用自己的机械所需费用还不到90元,不仅节约了成本,还能在农忙期间接活,增加农场收入10多万元。”陈宏平对记者说。

  长期以来,天长本地小麦品种抗病性差、品质不佳、市场销路也不好,陈宏平琢磨必须在品种上做文章。他从江苏农科院引进了优质高效品种“宁麦13”,通过两年试种,市场销路平稳走高。种植期间,他多次邀请种植大户、小农户前来观摩评议,并按商品粮的价格提供给大户和小农户作为良种。截至目前,该品种已在全市推广50多万亩,占到全市小麦种植面积的“半壁江山”,亩均增产70公斤,增收150元。

  2016年,陈宏平又引进优质香糯性粳稻“南粳9108”和香味型杂交稻“丰两优香一号”。这两个品种不仅口感好,而且全部符合国家A级绿色食品标准,当年每亩水稻净增效益200多元。

  节本增效不仅靠技术,更要靠制度。每天陈宏平兜里总是装着一支笔、一个小笔记本,为的是方便把每天的农事安排、生产资料进出、气温、风力、天气、土壤墒情都详细记录下来,晚上回来再记到台账上、储存到电脑里。通过定期收支比对,研究增收节支方案。稼农家庭农场也成了天长市第一家规范建立台账和生产记录的农场。

  2016年底,通过收支明细表,陈宏平发现,麦田除草和秧田除草成本每年每亩都呈20元左右上升。于是,陈宏平决定在小麦播种镇压和机插秧整地后进行封闭处理,通过试验筛选出了适合岗区沙土田封闭用的除草药剂。从2017年开始进行小麦、水稻除草剂“一封”“二杀”后,田间杂草总基数明显下降,除草成本降低,基本不用雇人工拔草,仅此一项每年节省4万多元。

  重视科技 成为绿色种植“新农达人”

  陈宏平始终秉持种地与养地相结合的绿色种植理念,从不对土地进行掠夺式种植。每年,他都要在不同的地块里取土,送市农委土肥站检测,根据土壤肥力,结合产量预期,建立配方施肥台账。同时,还采取“秸秆全量还田+绿肥种植”模式对田块进行分片轮休,减少化肥使用量,有效培养地力,提高粮食品质和市场竞争力。

  氮肥“一炮轰”是当地普通农户施肥的通常做法。一次性施氮肥量太多,庄稼长势过旺易倒伏,结实率低,直接影响产量。陈宏平根据天长市土肥站的地力检测数据,摸索总结出麦、稻均衡施肥“三法”:即长效肥与短效肥配比用、氮磷钾肥对症用、有机肥与无机肥混合用。同时还确定了“四步走”的施肥方案,通过科学施肥,达到了稳产增效的目的。

  此外,陈宏平还综合利用“农业防治”,尽量减少农药使用次数,努力营造农作物抗病虫害的田间小气候。近年来,陈宏平投资2万多元在田间设置了300多个螟蛾性诱剂捕蛾器,诱捕雄性螟蛾,阻断螟虫繁殖链,降低螟虫繁殖基数。同时注意保护病虫天敌,坚决不用对益虫有害的农药,达到虫吃虫的效果。

  “适期防治、达标防治病虫害,不盲目用药,陈宏平的农场实现了环保又增收。”天长市植保站站长徐恒玉总结道。2016年7月上旬,市植保站发布“四二代稻纵卷叶螟预报”,陈宏平立刻下田观察,发现田里发蛾量、虫卵量较少,低于防治指标,决定不用药。邻近的家庭农场机声隆隆,忙着喷药治虫,而该农场没花一分钱。结果证明,陈宏平判断准确,少打一遍药不仅节约成本1万多元,而且降低了农药污染。2018年8月初,市植保站发布“五三代稻纵卷叶螟暴发情报”,他及时下地观测,田间发蛾量及虫卵量已经超过防治指标,他意识到有可能大面积暴发。于是,在幼虫孵化期果断用药,结果许多农户田里一片白叶,而稼农农场的几百亩水稻一片青绿。

  多年来,陈宏平带领家人学习农业科技知识,每年订阅农技类报刊书籍费用近千元。同时,他还积极参加各类农技培训,向市农业科技推广中心的专家们请教,在理论知识上潜心学习,并在实践中灵活运用,不断提高农技水平,成为天长市唯一拥有“助理农艺师”专业技术职称的农民。

  陈宏平结合丘陵地区特点,实施节水增温技术,比如水稻栽培前期勤灌水,促进根系早扎根、早分蘖,提高有效分蘖数,后期灌浆时遇低温,灌深水,提高积温,全程控制水资源运用,提高有限水资源利用。2013年水稻遇到高温热害,大部分农户水稻每亩单产只有350—400公斤,而他所种植的水稻实际收成不减反增,每亩比2012年增产100多公斤,杂交水稻亩均单产达到624公斤,实现岗区麦稻亩产“吨子”粮。近两年,农场通过科学选种、植保,小麦亩产达到1000斤、粳稻亩产高达1415斤。

  多方联合 发展新型“订单农业”

  不仅是把生产管理的好手,对接市场陈宏平也非常有心。从2013年农场开始与安徽倮倮米业公司合作,严格按照倮倮米业指定的品种种植,公司包销,收购价比同期市场价每斤上浮0.10-0.20元。农场资金遇到困难时,公司及时给予支持,生产中,公司还定期派农技员到现场指导培训。通过把优质水稻加工成大米,每亩净增效益600多元。

  陈宏平还引导种田大户、小农户同安徽牧马湖农业开发集团公司签订订单合同,每斤加价0.08-0.10元,带动了20多位种田大户与200多位小农户的2万多亩优质水稻每亩增收100多元。“订单农业”使农场不仅不为卖粮发愁,而且还卖出了好价钱。

  “农场与龙头企业之间不再是传统‘依附’关系,而是共同利益缔造者。”天长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叶恒田认为,基于订单与合约,家庭农场不但可以与企业构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,还能带动种田大户、小农户等参与产业化经营,并有机会成为产业链的利益整合者。

  几年来,稼农家庭农场不断探索农业生产经营专业化、绿色标准化技术,运用良种良法,努力挖掘高岗地区粮食增产潜力,种植产业链不断延伸,附加值不断提高,“天长稼农”也成了安徽省家庭农场的一面旗帜。

(责编:张桂贵、王静)
中国农民丰收节新闻网